金 融 研 究
  金融研究 閱讀人數:8419
 

債轉股方案三議

 9月22日,國務院下發了《關于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的指導意見》,我國銀行業第二次債轉股工作即將拉開序幕,為防止債轉股行為中的道德風險和債轉股的三度重來,筆者不避續貂之嫌,對如何落實《指導意見》提三點建議。

 一是債轉股對象應該設定客觀標準。從媒體披露的有關信息及權威人士的觀點分析,這次債轉股的對象基本鎖定為“兩大”——鋼鐵、煤炭、有色金屬等大型國有企業和大額貸款。債轉股的意義是什么?是幫助因受經濟周期影響而暫時性或在一個較短時期內陷入困境、但確實有發展前景的企業,特別是因非技術落后、非產品質量差等根本性原因而陷入困境的企業,因此,只要符合該標準,只要有實施機構“接盤”,不管是大型企業還是中小微企業,不管是大額貸款還是小額貸款,都可以納入債轉股范疇。只有這樣,才能體現各類經濟主體一律平等的市場經濟法則,才能防范債轉股過程中的道德風險,才能防范一些“僵尸”企業借“尸”(轉)還魂。要遵循該原則,債轉股就不能由政府主管部門說了算,也不能由貸款銀行說了算,更不能由企業說了算,而應該由專門的專家委員會決定,即由政府主管部門明確債轉股的具體標準并組建專家評審委員會人才庫,由貸款銀行和債務企業共同向政府主管部門提出債轉股申請,每一例債轉股審批,由政府主管部門從專家評審委員會人才庫中隨機抽取一定比例的專家進行評審,政府主管部門應充分遵循專家的評審意見和評審結果,并將專家評審結果及時對外公示。實施機構再根據評審結果、自身的籌資能力及與債權銀行、債務企業商定的轉讓條件確定具體的債轉股對象和金額。

 二是轉機制才是債轉股的真正目的。一家有潛力的大型國有企業之所以陷入債轉股困境,除了市場方面的客觀原因之外,還一般性地存在嚴重的主觀因素。從企業方面看,人浮于事、管理粗放、機制不活、約束不力、主業不突出、附業拖累等是一些大型國有企業的通??;從銀行方面看,在信貸政策上熱衷于對大型企業“大水漫灌”助長了企業或盲目擴大生產規模、或偏離主業“百花齊放”、或不重視財務預算的硬約束等。因此,企業和銀行在上報債轉股申請時必須就企業和銀行存在的主管方面的原因進行全面、深入地自我剖析,并提出可行性的整改方案,包括對存在嚴重失職的管理人員特別是企業高層管理人員和銀行高管進行問責,債轉股方案通過之后,政府主管部門或專家評審委員會應對企業和銀行的整改情況進行跟蹤和評估,不符合要求的,要及時采取硬約束措施。只有這樣,才能夠督促企業和銀行進一步轉換經營機制和改善管理,債轉股才不會一轉了之。

 三是債轉股不能再而三。債轉股的直接效果是,企業不再背負還本付息的包袱,銀行不必為不良貸款計提撥備從而消耗利潤和資本,這樣的“盛宴”是所有的企業和銀行孜孜以求的,在我國也是一而再地發生,但絕對不能再而三。因為,如果再給予企業和銀行這樣的預期,那將會助長企業片面地做大(為下一次債轉股創造條件)而不是做強、做優,現代企業制度就無法在我國的銀行和大型企業真正建立起來。為此,有關部門應該進一步明確本次債轉股的實施期限,超過該期限的債轉股行為不再享受財稅、金融方面的優惠政策,國家今后也不再出臺債轉股政策。

 如果此次債轉股工作能夠切實做到市場化、法制化、標準化(即客觀性)及公平性和約束性,我國企業的債轉股才不會形成“前度劉郎今又來”的惡性循環。(衡陽銀行業協會  胡興生)

 
 
 
 
     
 
Copyright (c) 2005-2006 湖南省銀行業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序號:湘ICP備13011125號-1